第五人格有哪些皮肤已经绝版:主題: 丘復與丘逢甲的早期交往和上杭師范傳習所的創設

  • 憲子
樓主回復
  • 閱讀:21457
  • 回復:3
  • 發表于:2015/9/2 21:29:31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上杭社區。

第五人格角色盲女 www.vztai.icu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丘復與丘逢甲的早期交往和上杭師范傳習所的創設

       1905年,丘復在丘逢甲的創導和支持下,于上杭城內丘氏總祠共同創辦了上杭師范傳習所,至今已110年了。本文介紹他們兩人的早期交往和上杭師范傳習所創設的有關情況。

       丘復,原名馥,辛亥革命后改“馥”為“復”,譜名奈芳,字果園,又字荷公。福建上杭人,生于清同治十三年甲戌(公元1874年)。清光緒二十三年丁酉(1897)考中舉人。次年戊戌(1898)進京會試不售。

       丘逢甲,字仙根,別號倉海,清同治三年甲子(1864)生于當時屬福建省管轄的臺灣府淡水廳銅鑼灣雙峰山(今臺灣省苗栗縣銅鑼鎮)。祖籍廣東鎮平(今蕉嶺縣),而其上祖是從福建上杭遷廣東鎮平,與丘復同祖宋始祖三五郎公。光緒十四年戊子(1888)赴福州應鄉試,中舉。光緒十五年己丑(1889)赴北京會試,考中進士,欽點工部虞衡司主事,但無意仕途,回臺灣從事教育事業。光緒二十年甲午(1894),中日甲午戰爭爆發,中國戰敗,次年4月,清政府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給日本。丘逢甲多次上書清廷,表明“萬民誓不服倭”,但毫無結果,于是倡議建立“臺灣民主國”,積極組織義軍,反抗日本的占領。但義軍孤立無援,寡不敵衆,“臺灣民主國”最終失敗。7月,丘逢甲只好帶著家人,內渡廣東祖籍故里鎮平,在粵東地區創辦教育事業。直至1899年,他先后主講了潮州韓山書院、潮陽東山書院、澄海景韓書院。

       丘復雖然比丘逢甲小十歲,但上述各自的經歷為他們建立交往提供了條件。

一,詩作唱和

       丘復與丘逢甲的交往,始于一次詩作唱和。

       光緒二十三年丁酉(1897),也就是丘復中舉那年,當時丘逢甲主講潮州韓山書院。冬天,上杭城里兩位丘氏族人瓊樓和晴溪在潮州謁見逢甲,并贈送王陽明《時雨堂》碑刻和寧化李世熊的《寒支文集》。這兩位族人離潮返杭時,逢甲作詩贈別,此詩即《家瓊樓(瀛海)晴溪(灝)過訪兼贈陽明碑刻、寒支文集即送其歸上杭(二首)》,現鈔錄[1]如下:

 

       遠道勞相訪,承筐畢古儀。殘碑出新建,遺集得《寒支》。勛業衰朝大,文章異代 悲。昔賢今不作,相對起遐思。

       好語吾宗彥,流移羨樂郊。族從元宋聚,地扼粵閩交。丁令成歸鶴,周侯悔斬蛟。 琴崗最佳處,為我卜衡矛。(上杭宗人有爲覓宅勸居于彼者,故并答之。)

 

       丘復在《念廬詩話》卷三之第三則中談到,“贈詩有‘琴岡留勝地,早晚待誅茅’之句”[2],此句也許是該詩最后一句的另一版本。前一首是丘逢甲借兩位族人的贈送碑刻和《寒支文集》,發出在這個“衰朝”思念前朝先賢的感嘆,是憂國憂民之思。后一首是丘逢甲對上杭丘氏從宋元時期就南遷聚族而居,宗族強盛、發達、安居樂業的狀況表示了欣喜,并對上杭族人邀請他回上杭定居、覓地建房的好意作了回答。

       瓊樓和晴溪返回上杭后,將丘逢甲的贈詩在丘氏族人中傳閲,得到許多族人的和詩。丘復也寫有和章《和仙根水部詩》,雖那時并未寄出,但這一次唱和卻是他與丘逢甲交往的開端。現抄錄如下[3]:

 

        水部名逢甲,寄籍臺灣,祖居鎮平。乙未渡海來歸,掌教潮州之韓山。今冬瓊樓明經             自潮歸,水部贈以二律,且云:“乞歸呈宗老諸公,知鄙人惓惓不忘杭川之意?!備欽蚱?nbsp;    實由杭徙也。讀之不勝遐慕,敬和二律,用志欽遲。

        報國心長在,曾聞百詠詩。全臺終有賴,一木竟難支。此老成歸隱,誰人更起衰。 蒼生待蘇息,何以慰深期。

       斗大杭川地,原難賦樂郊。山林多野氣,泉石少知交。正欲看磨盾,何須悔斬蛟。 寄居增族望,有塞待開茅。(原詩自注“久有卜居杭川之意?!保?br />
 

       在這兩首和詩中,丘復贊揚了丘逢甲的愛國情懷與努力,高度評價了丘逢甲在臺灣抵抗日寇的堅強意志,也婉惜無力回天的現實。他認為上杭還是比較落后的小地方,文化不發達,缺少知交,由此也表達了對丘逢甲的崇敬之情,并認為他的寄居會為本族增加族望,也希望與他成為知交,自己的一些疑問可以從他那里獲得指導。

       可以說,就在這一年,1897年,丘復與丘逢甲通過詩作已建立了接觸,盡管沒有得到面對面的實際交流。

光緒十一年乙酉(1885)丘逢甲赴福州鄉試,未售。漫游閩省,結識嘉應詩人王曉滄(恩翔)。光緒二十四年戊戌(1898)冬,因淮河水災,王曉滄奉命到潮州勸賑,與逢甲相處四月,唱和甚多。因此,王曉滄成了丘逢甲的親密詩友。光緒二十五年己亥(1899)二月,王曉滄以勸賑淮徐海水災捐例來到上杭,住在丘氏大宗祠,丘復恰好游歷過杭,與其相識于杭城[4]。因此,當時丘復作詩《余和家仙根工部詩三年矣,屢欲寄而不果。晤曉滄廣文,知其為詩友也,因書兩絕,并舊稿附呈》[5]

 

       東瀛苦戰仰奇謀,懷刺三年未敢投。記得去年過鱷渚,匆匆停棹又回舟。

       醉鄉舊主老詩人,知是交情李杜真。一語且慿雙鯉達,海氛未靖莫沈淪。

 

        1898年春,丘復曾到過潮州,但“匆匆停棹又回舟”;那時丘逢甲也想見丘復,“走人詢之韓江舟次,不得”??上Я餃舜砉思嫻幕?。因此詩中丘復表述了對《和仙根水部詩》一詩三年未投出,去年路過潮州而未與丘逢甲見面的惋惜。現在遇到了他們交情如李杜的詩友王曉滄,只好請其轉達今作兩絕和舊作《和仙根水部詩》,表達了再不能錯過了這個難得機會的強烈愿望。

       當時,丘逢甲仍在潮陽東山講習,收到王曉滄轉交的丘復詩后,也以詩《寄家果園孝廉》寄懷,丘復在其《念廬詩話》卷三之第三則中記下了該詩及詩序[6]:

 

        戊戌春,聞果園孝廉北上,走人詢之韓江舟次,不得,今年以詩見寄,亦前歲所作也, 相慕之忱,彼此同之。


       回首東風倍黯然,春江苦盼孝廉船。馬蹄去踏金臺雪,鷗夢空沈玉登錄查看大圖
登錄/注冊后可查看大圖
煙。故國流 移仍作客,遠書珍重到經年。白頭二老詩豪甚,更益相思海上天。[7]

 

       詩中丘逢甲說自己也同樣期盼著與丘復見面,但現今仍然流移不定,雖在故國,但卻是客居,遠道而來的珍貴詩作歴經有幾年才收到,所以格外珍重。二位老宗親(指丘復的堂叔祖和父親)的豪放詩句,更加增添了無限思念。

       丘復收到該詩后,又寫了《家仙根水部自潮陽東山講席以詩寄懷,次韻奉答》[8]:

 

        相思異地兩茫然,春水追尋過客船。潮散空余鮀浦月,詩來猶帶練江煙。東山大隱 評棋日,南渡悲歌擊檝年。太息杞憂渾不解,何時此日再中天?






       詩中追朔了兩人異地相互思念和急于相見的情景,丘逢甲的來詩也使丘復囘憶起潮州的江邊月色和煙云。接著他又以謝安歸隱又復出,以及祖逖中流擊楫的典故,表達了希望丘逢甲雖今日隱身東山悠閑評論棋局,但以后能重出江湖為收復臺灣做一番事業的愿望。當然面對現實丘復也只能長聲嘆息如杞人憂天:盛世太平的日子到底何時才能到來呀?

  如上,通過詩文唱和,到18992月,通過王曉滄,丘復與丘逢甲才建立了兩人間的詩作交往,從而也建立了兩人間的一生的友誼。

 

二,首次見面

       1899年,丘復終于見到了丘逢甲。

       這年秋九月,丘復乘船又來到潮州。重九后一日,在汀龍會館席間喜晤逢甲,初次見面,就于丘復的紈扇上題詩。詩云[9]:

 

       空江漁火夜初然,有客新停鱷渚船。水閣芙蓉秋墜露,金城楊柳夕愁煙。旅鴻消 息來今日,戎馬縱橫話昔年。莫向乘風亭畔望,九州南盡海浮天。

 

       丘逢甲將該詩題爲《果園見訪潮州次前寄懷韻》[10],詩中以金城(潮州)的一片秋景迎接客人的到來,談論的是當年戰爭頻仍的舊事。不必去顧盼潮州西湖山上久廢無跡的乘風亭遺址,而應當迎接九州大地面臨的波浪滔天。

       丘復答以詩作《重九后一日舟抵潮州,于汀龍會館席間喜晤仙根水部,再疊前韻奉呈》[11]:

 

       一樽相對意陶然,入座如登李郭船。幾載懷人空望月,千秋圖像待凌煙。終收故土 還中國,莫以窮途嘆往年。丞相祠堂慿痛哭,和平長此祝堯天。(水部有《蠔墩忠跡詩冊》,為文丞相所書和平里碑而作,東山書院亦有丞相祠。)




       該詩表達了丘復的決心:會像李光弼與郭子儀那樣,支持拯救中國的事業,使天下得到和平與安寧。

在離開潮州時,丘復又寫了《將別潮州,再呈水部四律》[12]:

 

       月明千里泛孤舟,獨向秋江訪舊游。海國詩才逢玉局,客途物望識荊州。聲名早溢 寰瀛外,師范新垂練水頭。為問南齊老祭酒,春風桃李種成不?

       一室高聽大海潮(水部寄廬有“聽大海潮音”之室,匾額為夏同龢殿撰所書),鯨鯢未盡恨難消。 神 州郡國羶腥雜,仙島樓臺劫火燒。怕剔燈花談往事,幽尋碑蘚話前朝。知君盾鼻三升墨, 可檄蠻方萬里遙。

       久仰高山拜下風,銅琶慣唱大江東。將軍援絕猶歸漢,工部詩成只寫忠。鱷渚看潮 秋月白,鳳臺懷古夕陽紅。此間兩管韓蘇筆,都付先生一手中。

       別時容易見時難,心事無聊日萬端。一水通潮雖有信,三陽多景未曾看。新詩磊落 行囊重,雄辯縱橫列宿寒。從此石門歸去日,懷人愁倚玉闌干。

 

       從這些詩句里,丘復稱頌了丘逢甲詩作的效忠祖國和氣勢澎拜,充分反映出丘復對丘逢甲的無限敬重和依依不舍的惜別心情。

       這是他們的首次見面,也為他們間的友誼打下了扎實基礎。

三,致力辦學

       丘復與丘逢甲在相識之后,做為友人,相見相會的時間并不多,但做知音,他們在各自的人生中,體現出在思想和精神上有太多相似與相近的看法。其中特別突出的一點是,他們在雖有收復故土理想,但無奈當前時局的情況下,都選擇了辦學這一方式,來實現他們的愛國熱情和抱負???,他們各自都在辦學,過程都很艱辛,但成果都十分卓著:

       光緒二十七年辛丑(1901)春,丘逢甲正式創辦“嶺東同文學堂”,自任監督。[13] 同年七月,清廷詔停武科科舉考試后,在族人的支持下,丘復在故里曹田也主持倡建了學舍“東溪別業”。[14]

       光緒二十八年壬寅(1902),丘逢甲仍任嶺東同文學堂監督。秋,兼任學堂管理。[15]丘復家居一年,其季祖議撤在東溪別業的講席,囑丘復繼之,丘復未允。[16]

       光緒二十九年癸卯(1903),丘逢甲仍任嶺東同文學堂監督兼管理。秋,同文學堂鼓吹新思想,學生同情革命,地方守舊勢力借端搗亂,企圖搞垮學堂并牽累丘逢甲。事端平息,丘逢甲辭去嶺東同文學堂職,轉往廣州圖謀發展新式教育。[17]這年,清廷詔廢八股,丘復設館于東溪別業,教授學徒,[18]正式邁入教育事業之途。

       光緒三十年甲辰(1904),丘逢甲由廣州返回鎮平。在縣城桂嶺書院創辦初級師范傳習所,在鎮平縣東山、員山辦族學“創兆學堂”各一所。冬,赴廣州任廣東學務公所參議。[19]

  經過多年各自辦學,丘復和丘逢甲終于在上杭師范傳習所的創辦中,有了深入的合作。

       光緒三十一年乙巳(1905),光緒皇帝下令停止科舉考試,督催全國興辦學堂。各界人士深知,科舉已停,舍棄學堂則無出路,于是很多人士都以倡辦學堂為自己的責任。然而師資缺乏,如何辦呢?這年春天,丘逢甲被兩廣總督岑春煊聘為兩廣學務處視學,于是丘復“致書商酌。復書:當先辦師范,為小學師資?!盵20]在丘復編纂的《上杭縣志》(民國二十七年版)》的“卷三十四  流寓傳”中,丘復親自撰寫了《丘逢甲》傳,更具體敘述了丘逢甲在復信中的創議:“以上杭丘氏為大族,有丘半縣之稱,宜于杭城大宗祠設師范傳習所,以育師資”。[21]

       丘復從心底里同意丘逢甲的創議,但是又感到僅靠自己的力量未必能實現它。那年六月,宗人裕堂先生獨允捐資,全力促成了這一創議,于是倡辦師范傳習所于上杭丘氏總祠。[22]丘復自任監督,甚至為置辦教學所需的地球儀、地圖、紙張等用品,多次親自寫信給寓居福州的族人丘日初委托洽購[23]。

       傳習所得到丘逢甲的大力支持,他從廣東派來教員三人:林菊秋(游學東洋畢業,平遠人)、林會宗及丘季重(二人皆鎮平人)。[24]當時設立學堂的風氣剛剛開始,民眾的認識尚未開化,很多人仍然處于昏昏然的夢境中,把設立學堂看作是毒蛇猛獸,老生宿儒更加害怕。故讀書人中來傳習所學習的只有三人:永定縣廩生范以精,上杭縣諸生林鳴岡,另一個就是本縣自學成才的湖梓里詩人丘仲瓊[25]。傳習所原定額收八十人,但第一班只招收卅余人。[26]最終招收學員兩個班,學員六十余人,定期六月畢業。[27]

       傳習所的創辦經費超過千元,除了得到商人丘卓梁襄助百余元外,其余都是由丘裕堂獨力承擔。丘裕堂的這一捐資義舉,被當時的福建省提學姚文卓獎以“廣育師資”匾額。丘復褒揚裕堂“平日以儉樸率其家,及遇地方公益事,無不量力佽助”;稱他為在千百人中才能找到一或二人的“善積善散者”。[28]

       當時福建省視學饒漢祥稱上杭師范傳習所為“民立師范”,以別于“百獲堂師范”之為“官立”?!鞍倩裉檬Ψ丁筆怯稍誄薔偃順驢?、拔貢雷熙照于城里百獲堂開辦的,但其經費由官立琴岡小學堂撥助,授課也由琴岡小學堂教員兼任,所以視學饒漢祥稱其為“官立師范”。[29]

       1906年,上杭師范傳習所的學生畢業后,各鄉紛紛建立小學,如中都丘姓的忠實小學,黃坑丘姓的崇德小學?;瓶游鴟曇椎氖巧獻嬖?,崇德小學開辦時,眾推丘逢甲為名譽堂長。[30]丘復返回故里,也倡設東溪丘氏立本學校,由族內宗親認捐資谷,以解決辦學經費。1907年正月正式開辦,丘復親自擔任校長,親自編寫上杭鄉土地理課本。聘請平遠縣林春熙擔任教員。[31]

        光緒三十三年(1907),丘逢甲游上杭。他最先到中都、黃坑,在視察黃坑崇德小學時為該校撰聯:“崇山大河,開擴學界;德行道藝,蔚為國華?!盵32]在藍溪得到丘復的熱情接待,暢談數日,丘復稱獲“諸多指導”。以后丘復一直陪同丘逢甲到了湖梓里、太拔和城里,直至丘逢甲離開上杭。[33]

四,交情李杜

  通過詩詞交往與辦學合作,丘復與丘逢甲結下了深厚的友情。

  1899年,丘復與丘逢甲在潮州首次見面之時,值丘復的季祖父幡然先生明年七十有一,將稱觴上壽,丘復請逢甲先生為文以張之。歸里后,丘復收到了逢甲先生來信及壽季祖父文,在來信中丘逢甲特別強調,撰寫壽文是“有關世道人心”之事,“非為今人之務為揄揚也”。丘復在其《愿豐樓雜記》卷三之《倉海公壽季祖父》[34]一文中,詳細記錄了逢甲先生的書信及祝壽文。

       光緒二十七年辛丑(1901)八月,丘復的父親逝世,丘逢甲又應丘復之請,為其父撰寫了墓志銘。丘復在其《愿豐樓雜記》卷三之《倉海君銘先子墓》[35]一文記錄了丘逢甲寫的銘文。

       光緒三十三年(1907)在藍溪時,丘復向丘逢甲展示了其父的文集《贊育草堂遺稿》,曾請他為該書寫序。丘復還拿出家里珍藏的董文敏(其昌)公的繭本行書及山水各四幀,請丘逢甲題識。離開藍溪時,丘逢甲對丘復說:“離別時有什么送給我?就以這些字畫作為紀念,行嗎?”丘復笑答:“先生此言使我真難作答。不給,則近于吝嗇;給,則君子不奪人之所好。沒有辦法,只有割愛以贈了。我本想只乞求您題識,那么,請先生即以詩索畫或答贈,可以嗎?”丘逢甲說:“可以,但時間怱促,無心應命,請等待他日再寫吧?!盵36]三年后,丘逢甲寫了《憶游上杭》絕句十五首,這也是他履行了對丘復的承諾。

       在紀念上杭師范傳習所創設110周年之際,更多、更好地了解丘復與丘逢甲的早期交往和上杭師范傳習所創設的真實歷史,無疑對我們會更有現實意義。通過對他們兩人之間的交往,我們不僅可以看到丘復與丘逢甲之間的真摯與深厚的感情,也可以看到他們的友情的基礎,一方面是愛國情懷與救國抱負,一方面在宗族文化影響下的宗親情誼。在當今社會,這些精神與文化,仍然可成為促進社會發展的可貴資源。



[注釋]

[1] 錄自《丘逢甲集》,第241-242頁,岳麓書社出版發行,200112月。

[2] 錄自《丘復集》,第693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3] 錄自《丘復集》,第22-23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4] 參見《丘復集》,第740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5] 錄自《丘復集》,第45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6] 錄自《丘復集》,第693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7] 參見《丘逢甲集》之《寄家果園孝廉》,第408頁,岳麓書社出版發行,200112月。

[8] 錄自《丘復集》,第50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9] 錄自《丘復集》,第694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10] 參見《丘逢甲集》之《果園見訪潮州次前寄懷韻》,第416頁,岳麓書社出版發行,200112月。

[11] 錄自《丘復集》,第51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12] 錄自《丘復集》,第51-52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13] 參見《丘逢甲集》,第982頁,岳麓書社出版發行,200112月。

[14] 參見《丘復集》,第1799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15] 參見《丘逢甲集》,第982頁,岳麓書社出版發行,200112月。

[16] 參見《丘復集》,第1799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17] 參見《丘逢甲集》,第983頁,岳麓書社出版發行,200112月。

[18] 參見《丘復集》,第1799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19] 參見《丘逢甲集》,第983頁,岳麓書社出版發行,200112月。

[20] 錄自《丘復集》,第1800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21] 錄自《上杭縣志·卷三十四  流寓傳》(民國二十七年版),第1080-1081頁,上杭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重印,2004年出版)

[22] 錄自《上杭縣志·卷十五  學校志(中)》(民國二十七年版),第358頁,上杭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重印,2004年出版)

[23] 參見《丘復致丘日初函四封》,刊于://bbs.mxrb.cn/thread-61570-1-1.html;

[24] 參見《丘復致丘日初函四封》,刊于://bbs.mxrb.cn/thread-61570-1-1.html;

[25] 參見《丘復集》之《福員山人詩存序》,第1766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26] 參見《丘復致丘日初函四封》,刊于://bbs.mxrb.cn/thread-61570-1-1.html

[27] 參見《上杭縣志·卷十五  學校志(中)》(民國二十七年版),第358頁,上杭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重印,

[28] 參見《丘復集》之《裕堂先生七十壽序(甲寅)》,第951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29] 參見《上杭縣志·卷十五  學校志(中)》(民國二十七年版),第358頁,上杭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重印,

[30] 參見《上杭縣志·卷十五  學校志(中)》(民國二十七年版),第360頁,上杭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重印,

[31] 參見《丘復集》,第1800-1801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32] 參見《上杭縣志·卷三十四  流寓傳》(民國二十七年版),第1081頁,上杭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重印,2004年出版)

[33] 參見《丘復集》,第1801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34] 參見《丘復集》,第1299-1302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35] 參見《丘復集》,第1302-1305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36] 參見《丘復集》,第699-700頁,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201310月。

 

 
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
  
  • 匿名游客
  • 發表于:2015/10/11 21:25:33
  1. 沙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其憲先生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整理了荷公先生的豐厚遺著,匯為《丘復集》(上、下兩部),在光大前賢啟裕后人上鞠躬盡瘁,值得吾儕欽佩。本文又詳盡梳理出荷公先生與東寧才子、愛國保臺志士丘逢甲的相交相知,并同力創辦上杭師范傳習所,使得兩密友以教育新民興國之精神大白于天下。作為荷公先生的嫡孫——其憲先生亦意足矣!后之視今,猶今之視昔。
  
  • 豐年愛做夢
  • 發表于:2015/10/20 20:16:23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偉大的樓主辛苦了
  
  • guest20035049
  • 發表于:2016/7/13 16:22:08
  1. 3樓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